谢安琪 她不恋战
   编辑:刘晶     2013-11-24
她是70年代末出生的独女,家底殷实,父亲经营一家工厂,母亲是全职家庭主妇,“他们都比较害羞,话很少,不会唱歌,结果有天我站到爸爸面前,给他唱了一首《小太阳》,她要对抗的不是流行文化,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的一丝恶意……

她要对抗的不是流行文化,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的一丝恶意。

“不如讲再久一点的故事吧”,谢安琪说。

在光线充足的化妆间内,谢安琪将额前碎发归到耳后,冲经纪人做了个手势,后者见状把话咽了回去。几分钟前,记者问她,你对90年代的香港有什么印象?

四个字,“狮子山下”。


点击图片 观看视频


狮子山下。这部自1973年起由香港电视台推出的系列单元剧,在其播出的几十年间,以一种刚健而抖擞的面貌与“香港精神”结成了缔盟;那首黄霑作词、罗文演唱的同名主题曲日后曾在不同场合被执政者提起,以鼓励港人“携手踏平崎岖”。《狮子山下》的作曲是顾嘉辉,一代宗师,与黄霑的数十载合作为香港乐坛留下了极具象征性的经典,二人借不可复制的时代境遇,将港乐提升到了一个想象力与命运感并驾齐驱的高度。但谢安琪和大师间的缘分与后者精通的领域毫无关系,顾的童心之作《小太阳》,曾为几代香港孩童传唱,其中包括谢;第一次唱响这首歌时,谢不满三周岁,稚气正酣。

她是70年代末出生的独女,家底殷实,父亲经营一家工厂,母亲是全职家庭主妇,“他们都比较害羞,话很少,不会唱歌,结果有天我站到爸爸面前,给他唱了一首《小太阳》,应该当时还没有唱完整,或者歌词都错了,可我爸爸真的感动到眼眶红红的;他一直有讲,说人生第一次觉得唱歌是件很美的事,就是因为我。”

“那,你还记得1997年以前的香港是什么样吗?”记者问。

“不如讲再久一点的故事吧,”谢安琪说,“从小时候说起。”

“那时候,一切都没有到最高的爆发点,所有的东西都很有希望,好像香港会一直好下去。”

香港的小孩其实大多蛮幸福的,家长对于小孩的照顾有时候太过分了,有时候又太松。10岁左右吧,我有天从家里的窗户往下看——我住9楼——就看到一帮小孩子很兴奋地蹲在角落用火烧一些东西,然后一只猫惨叫着跑出来,我心里面突然就凉了。我通知我妈妈,一起下楼看,发现原来是他们找到了一窝刚刚出生的小猫,眼睛还没张开的那种,他们故意把小猫困在角落,点火去伤害它们。我其实完全不理解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,更奇怪的是,小孩的妈妈就在旁边,我一个10岁的女孩,很生气地问她们,你们怎么不管?她们不理我,我又叫我妈妈理论。那群小猫烧得好惨,有两只已经死了,母猫躲在远处哭,听得出它的痛苦,于是我就大喊,说我要报警——我就是这样的人——很多事情虽然跟我没有关系,但我愿意花时间跟进。后来我觉得,可能我不是像网上说的,在对抗流行文化,我要对抗的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的一些恶意。

我的童年很圆满。我妈妈不用上班,一家人有很多时间沟通,我也是那种黏住家人的孩子,每天放学回家就吧啦吧啦讲,爸爸妈妈都是很用心聆听。我跟我爸爸还有一个蛮温馨的习惯,就是中学的时候,我坚持中午走路回家吃饭,差不多一进家门,我爸爸的电话就响起,会问我上学怎么样,开心吗。很简单的话,差不多每天都一样;可是从我中学一年级到毕业,每天他都打,我就很开心。这种情感是珍贵的,也能解释为什么我的歌都在分享一些过日子的小感受。

  • 1
  • 2
 
  • 我想说